KomA

灣家人,最近打els去啦!!
Ain是世界寶貝EE是世界大寶貝(。

最近没甚么产出,拿摸鱼来贴(你#

是金仕曼pa雷安

没有仔细想太多,总之安迷修是培养雷狮的资深特务

......雷狮感觉养起来会是个斯文败类(???


其实我只是想看他们穿西装,很帅(画重点

尤其kingsman的特务代号还都是骑士!!骑士啊!!!

不觉得超级带感嘛!!!


适应新软体涂鸦一下,假装自己有在做事(x

【雷安】不再

*就很短,还很流水帐

*角色是官方爸爸的,OOC是我的

*奇怪的现pa,有原作前世老梗(

*一点点的瑞&金和雷&卡亲情向





雷狮还记得再次见到安迷修是在一个寒冷的日子。刚参加完公司庆功宴的他沾着浑身的酒气走在夜中无人的街道上,踢开路边被人随意遗弃的铁铝罐子,他打开手机的应用程式给自己叫了一辆出租车。


看着频幕上显示的”预定五分钟后到达”,雷狮呼出一口白雾,天气是真的已经完全入冬了,沿路吹来的风都让人有种被冰霜包围的感觉,他不禁拉了拉身上的围巾,才想着这温度真是要人命,就看见眼前飘落一点一点的白花。


下雪了。


在初雪飘落时,他叫的出租车也刚好达,一辆浅黄色的车从远处出现,打着方向灯朝他停过来,虽然车身外表已经有些老旧,不过看得出来车主十分用心在保养,车上除了方才落下的雪迹之外看不到一点污渍和尘埃。待到车停妥,雷狮便迅速开了车门往车上鑽,车上的暖气扑面而来时让他感到心情好了几分,毕竟外头实在是太冷了。


“您好,这位先生,请问你要去哪裡呢?”


他刚刚上车时太急了,都没来得及抬头看司机一眼,直到听见对方的声音他才惊的抬起头。


“……安迷修?”






或许说”再次”见到并不妥当,毕竟严格来说,这辈子的雷狮还是第一次和安迷修碰面。记忆中上次见到他是在一个叫做凹凸大赛的地方,那是上辈子的事。记得他和堂弟卡米尔从雷王星的皇室中逃离,然后在宇宙中漂泊,组成大名鼎鼎的雷狮海盗团,最后一同去了那个大赛,并在那边遇到安迷修──一个满口骑士道的傻子。


虽然雷狮觉得安迷修就是个傻子,不过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傻子,他有大赛名列前茅的积分和实力、对待弱者温和的心肠、在雷狮看来一文不值的正义感以及一张好看的脸。总结来说,大概是那种小姑娘看了会尖叫的类型,虽然不知为何那傢伙的女人缘一直都不怎麽样。


他还记得他们曾在人来人往的大厅相知、在星空下的草原相识,也曾在荒野的峡谷针锋相对的战斗、在筋疲力尽之后双双倒在浅白色的沙滩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到底是骑士和恶dang之间的矛盾对立多一些,还是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多一些,雷狮也说不清,渐渐的渐渐的,他们就这样好上了。


安迷修像是一颗恆星一样闪闪发光,如此耀眼,但又比恆星要来的近,近的唾手可得。


他们曾是天上闪耀的繁星、是人们心中铭记的英雄。


一直到大赛的末尾,一切事态都十分失控的时候。得知大赛背后的黑暗并试图反抗创世神的他们如同末路之徒,只得成群结伙,才能在反抗整个神、反抗整个世界的时候多一些微不足道的胜算,或者说,多一分活下来的机会。


说是成群结伙,其实也只是所剩不多的参赛者们组成的统一战线,人数说不定连二三十人都不到,其他的人早在大赛规则的玩弄下回归脚下尘土的一部份,剩下的他们也持续被震怒的创世神追击,每天总是过着心惊胆战的生活,不知道下一秒是不是又要进入战斗。


最后他们实在无力再反抗,决定先撤离凹凸星球这个饱受战火摧残又满载伤心回忆的地方,一直沉默着未插手事件的大天使裁判长准备了一艘飞船,通知他们登船的地点,而这艘船背后的代价,他们此时也无暇顾及。


飞船的地点离他们所在之处有些距离,他们不得不离开安全的敝处踏上路途,虽然能撑到现在的参赛者必是各个身怀绝活,但是出于安全考量,他们决定由嘉德罗斯和格瑞领头开路,由银爵负责队伍中段,而雷狮和安迷修则是在最末端防止从后方来袭的敌人。


不是没有人不满这个决定,像是那个总是带着鸭舌帽的男孩气鼓鼓的硬要和自己的发小一块走在前头,最后被同行的队友半哄半劝的带走;或是那个总是安静乖巧的弟弟一言不发的落到队伍最后段,然后再被雷狮赶回相对安全些的中段。


他们趁着夜色还浓时出发,或许是夜晚创世神也需要睡眠吧,一路上安安静静的听不到任何声音,雷狮走在队尾,看着大家的背影閒的发慌,突发奇想地想找身边同样负责队尾警戒的安迷修聊天。


他转过头,却不经意看见对方眼底下的黑眼圈、略显疲态的眼角还有已经有些走神的眼神,准备吐出口的话就又缩了回去,变成一声叹息,于是他抬头看了看星空。


先是一点点冰凉落到他的鼻子上,然后他才回过神,夜空中一点一点飘动的白点并不是闪亮亮的繁星,而是今年的初雪。


今天的夜晚没有星星。


“小心!”


他还盯着落雪,视野就染上了一片血红。他没注意到自己也在走神──安迷修有多累,他就有多累,他们谁都没有比较轻鬆,只是走神的时段不太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又是命运的戏弄,偏偏选在创世神心血来潮袭击的时段。


方才的攻击是冲着整个队伍来的,安迷修其实也发现的太晚,不过在眼角馀光瞥到攻击的光芒时反射性的叫出了凝晶流焱,用蛮力毫无章法的挡下这一击,不过这之间能反应的时间实在是不够长,有大半的攻击还是招呼在了他的身上。


从队尾袭来的攻击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来势汹汹,或许是创世神得知了他们打算撤离的意图,此刻他们不可能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更没有时间停下来整顿,因为不管如何,他们或许都没有下次机会了。


“发什麽呆,快护着大家走啊!”抬起手擦掉嘴角牵着的血丝,安迷修提起凝晶和流焱头也不回的朝雷狮吼着。


他回过神,看着安迷修逆光的背影,有些孤独和距离感,似乎不如从前那样伸手就可以碰到。


心裡忽然感到一阵不爽,在行动之前他先是往后看了一眼,看见那个戴着绿色帽子的男孩眼中流露出担心,不过还是自觉的代替他为部队做起了掩护。勾起嘴角,他将手上的雷神之锤高高举起,霎时间天空开始泛起阵阵雷光。


“你叫我走,我就会走了吗?我可不会听从你的命令,安迷修。”


“……可别死了,恶dang。”


“这句话,说给你自己听吧。”


今天的夜晚没有星星,以后也不会有了;就算有,也看不见了。






他上辈子的记忆差不多就停在这处,连大家有没有顺利逃走都无从得知,事后他也询问过卡米尔──他的堂弟兼秘书,但是对方似乎一点也不记得什麽凹凸大赛、元力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事了。


这样也好,他想,在这个和平的无聊的世界,不必带着那样的记忆也可以活得很好,不过出于好奇心,他又询问了许多人,像是佩利、帕洛斯,甚至格瑞和嘉德罗斯。


结果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除了他之外还是有人记得的,格瑞就是一个。他说,在那阵袭击之后他们没时间停下脚步,只是让格瑞接下了队尾的责任,他们没时间哀悼,而格瑞──他的记忆断在看见大家搭上了飞船。


最后他整理出了一个微妙的规则,似乎是那些被创世神搞丢性命的人才会记得之前的事,毫无缘由的。






所以当他蹭上这台出租车,看见安迷修时,他下意识的认为对方和他早就彼此认识。直到安迷修第三次喊他先生,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之处。


“安迷修,你干嘛不叫我的名字?”


“……?您才刚上车,我怎麽会知道您的名字呢。”安迷修困惑的想,他还想知道对方怎麽会知道他的名字。


雷狮一愣,有点不满的开口,“你是傻了吗,连本大爷都认不出来?”


“我很确定我之前并没有见过您。”


雷狮忍不住要转过去揍他一拳,但是拳头还没出去,就看见对方蓝绿色的眼裡闪烁着确切的困惑──他是真的真的不记得了。


将握紧的拳头放到大腿上,雷狮深吸一口气。


“……没什麽,开你的车,我要到雷王集团总部大楼。”






一路上安安静静,或许是因为看见熟悉的人吧,雷狮又想起那个同样安静且飘着细雪的夜晚,或是更早更早之前的,星空下的夜晚,有时他们会閒聊,有时他们会一言不和就打架,或是有时更甚,做些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就是没有哪次像现在这样安静的。


出租车在大楼的门口停了下来,安迷修按下跳表,报了价钱之后静静地等待雷狮付帐。


雷狮打开钱包,发现自己没有零钱,索性抓了一把千元大钞就丢,外加一句”不用找了”就逃离似的飞快下了车,他不想再继续待在那个空间裡,他觉得在那裡自己就像一个陌生人,或许在安迷修眼裡还是一个不可理喻的怪人。


这份距离感令他感到窒息,也令他愤怒。


下了车,他快步走向大楼的自动玻璃门,却听见后方传来叫唤声,”请等等。”


“这是你的找零。”他看见安迷修从车上下来,手裡握着方才多出的金额。


“我不是说不用找了吗。”啧了声,烦躁的感情让雷狮的语气不自觉得越变越差。


“这怎麽行呢,这实在是……多太多了。”安咪修短暂地垂下眼睑,不过很快就抬起眼直视雷狮,眼中的坚毅是让雷狮怀念的、曾经的,像是恆星一样闪亮的眼神。”按照我的老师教我的准则,这不能收,请您收下找零吧。”


他彷彿又看见了那时的安迷修,那时的他离他很近,而他们年轻又猖狂。


“安迷修,”他脑子一热,解开了西装的扣子并粗暴的扯下外套。”我们来打一架吧。”


“什……?!”年轻的司机还没反应过来,对面就已经一拳挥了过来,他有些狼狈的侧身闪避,却还是被拳头擦过了脸颊,火辣辣的痛觉在脸上炸开。”你在做甚麽阿!”


不给对方质问的时间,雷狮抬脚就是一记踢击,有上辈子记忆的他自然也没有遗忘战斗的方式,而安迷修就不一样了,他只来得及举起手护住要害,就被雷狮一脚踹飞出去,栽在一旁慢慢开始堆叠的积雪之中。


雪冰凉的触感稍微缓和了脸颊的疼痛,但是身上的其他部位感受到的只有刺骨的冰冷,安迷修在地上稍微趴了一下,觉得脑中的晕眩稍微散去后才晃着头撑起身。


“为什麽突然动手?”他强忍自己保持冷静,捂住擦伤的地方不解的问。


雷狮没有马上回答,只是沉着脸盯着安迷修,直到安迷修忍不住又问了第二次,” 为什麽突然动手打人?”


代替回答的是又一记直拳。


“喂!”安迷修这次早有戒备,及时的闪过并没有被碰到。”请你给点解释!”


“回手啊。”雷狮说。


“你回手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安迷修竟然从这句话中听出一些祈求的意味。


“……”他顿了一下,露出了有些迷惘的神色,眼裡泛起困惑,不过他考虑了一下,还是觉得对方看起来不是自己这种市井小民惹得起的。”……不。”


“啧。”雷狮捡起摊在地上的西装外套,回过身不再看安迷修。”嫌钱多的话,拿去捐,别拿回来给我。”


站那裡的安迷修并不是他记忆裡那个会和他在夜空下相视而笑,在拳脚中厮磨情爱的安迷修,儘管他们看起来一模一样,但他们不一样。


他没办法成为星星,儘管他的眼眸依旧闪耀。


“等一下!”


“还有什麽事吗。”这次的叫唤,雷狮拚了命的忍住让自己不回头,他担心一回头,他又想从安迷修身上寻找过去的残骸、那个他曾经的恋人。


“我还不知道……你是谁,我是说,你的名字。”问出口的时候安迷修有些后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问这个刚刚揍了自己一拳又踹了自己一脚的人名字。


或许因为是他看到对方逆光的背影,有些孤独。


”雷狮。我叫雷狮。”雷狮沉默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回过头,不过又多补了一句。”……以后有什麽困难,儘管找这裡的祕书,他会帮你解决问题的,刚刚如果被我揍得疼了也可以找他拿医药费。”


不等回答,他就大步踏入建筑物内部,留下安迷修一个人站在车边。






直到时光过了好几年之后,他们两个意外成了关係不错的好朋友,偶尔会约出来吃个饭,或是看场电影,但也仅此而已。


雷狮依旧是雷王集团的总裁,而安迷修依旧是开着小小出租车在路边奔腾的司机,只是两人都年岁增长,提到认识当初的当初都还觉得对方稚嫩的可笑。


或许即便是雷狮这样的人也受不住时光这把刀,岁月磨钝了他年轻的锐角,他变得更加沉稳,做事不失当年的勐劲却又更加谨慎,很多时候也能将一件事糗事或是悔恨笑笑带过。


或许在某天,他会笑着说。”即使不是繁星,我那时也该抓住他的。”


可惜的是,他们都已经老去,过去不再。


<Fin>




写给群裡抽到的tag,分别是”当你老去”、”老司机”和”初雪”。

……我很努力地写了,但是感觉还是跟tag无关怎麽办,呜呜呜((


就想写写、安哥不再是那个英雄,就是个普通人的感觉吧。

没有凹凸大赛的背景,在残酷的现实世界裡,或许他仍是比普通人耀眼,但无法成为恆星,因为体制、环境并不允许……唉呦我都快要不知道自己在写啥((跪在地上哀号


放个最近的涂鸦合集,假装自己有在做事(

前3p雷安,后两p就不打单人tag了


p1一首歌<ピニャコラーダ>

p2学pa

p3安姊

p4涂鸦的凯莉小姐

p5朋友点的妖狐格瑞


朋友说想看时尚杂志paro的,於是我只好(
我真的是粉不是黑,看我真挚的眼……!

图片繁体注意

【雷安】那对新人今天离婚了吗?

注意事项 写在前头


*应该是小甜饼,至少我觉得是

*角色是官方爸爸的,OOC是我的……总觉得我家的安哥有点少女啊

*奇怪的现pa,我又写离题啦

*雷安已婚设定((这……勉强算已婚吧#

*凯莉公务人员设定(?)今天凯莉小姐生日,私心让她出镜!!




“不好意思小姐,我要办理离婚登记。”咱们的凯莉小姐今天才踏进民政局,刚上工,接到的就是一桩令人伤心的案子。

要知道,每一次的离婚,代表的或是一段姻缘的殒落、或一个故事的褪色、或是一对不再相爱的爱侣的分离。选择结为夫妇、发誓相伴一生的人不再,剩下的只有一纸失效的结婚证书以及生效的离婚协议书。

前提是如果他们是第一次离婚。

“安迷修先生呀,”凯莉眨了眨眼,漂亮的蓝色眸子一动,视线从面前这个棕髮又笑得和善的人移到站在后方绑着五角星头巾、看上去一脸不满但又闷不作声的人上头。”如果我这裡的纪录没出错的话,您的离婚纪录不管怎么说都太频繁了些,作为承办人员我觉得我有必要深入了解一下您和您的伴侣──雷狮先生的婚姻关係是出了甚么问题呢?”

“噢,家暴。”安迷修按着脸上的一块纱布说。”我们互相的。”

后方的雷狮拉了拉缠在手上的绷带。

“恩,这的确显而易见,也构成离婚的理由。”凯莉点了点头,毕竟有眼睛的人都不难看出雷狮和安迷修两人身上都是东一块瘀青西一块纱布的,比起挂彩程度两人还差不多。在现在的社会,因为暴力问题而离婚的夫妻也不在少数,看上去是个合情合理的发展,但──


”但这不是你们在一个月内结了婚又离婚又结婚又离婚又结婚,现在还要离婚的理由啊?”


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有病,难道流行离婚?当九元不是钱啊??凯莉在心中默默翻了个华丽的白眼。

不争的事实被点出来让好好青年安迷修感到了一阵不好意思,儘管如此他还是坚持不懈的抓着手上那张不知经历了什么而有些破烂的离婚协议书向凯莉周旋。

”拜託妳啦凯莉小姐,我真的受不了这个恶dang了,我保证这次离完了就不会再结了!”

“喂你!”听到此话,一直在后头看似安静看着的雷狮终于也忍不住了,他伸手一把抓住安迷修,想把对方和递出去的离婚协议书一起扯过来,但是凯莉这边更加眼明手快,听见安迷修的话之后她”嗖”地一声便抽走了协议书,留下一个眨眼之后心情愉快的到后檯办起了手续,留下雷狮和安迷修在前檯大眼瞪小眼。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看上去十分不开心的雷狮。

“……你想怎样。”

“不怎样,就离婚。”

“操。”雷狮一个不爽,没忍住就抡起拳头揍过去,就像他们那么多次的经历一样。




雷狮和安迷修两人从学生时代起就是出了名的死对头。除了课业上互相竞争之外,年轻气盛的男孩子少不了要拳脚相向一番,从初中开始一直因为各种微不足道的小事打打闹闹到毕业,毕业之后或许是上天不忍心拆散这对好架友吧,高中两人不仅同校了,还同班,同班就算了,还同桌。

得知自己的同桌是雷狮的时候安迷修简直怀疑是不是自己上辈子犯了什么错,要遭受这样的惩罚,不过转念一想又这个恶dang坐在他身边或许也不错,这样他才不会去祸害别人。

安迷修又想到国文课上曾教过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所以这肯定是上天派给他的什么试炼,他必须学会忍耐……

然后下一秒雷狮笑着踹翻了他的桌子,他气的一拳挥了过去。

动心忍性什么对他们来讲都还太早。


一直到高三那年两人都忙着准备考试,算是暂时进入了休战期,初中开始每天的打闹由拳脚间改至笔尖。有时同桌的他们会收到来自对方的一张小字条,上面用着可以得高分的文笔写着讥讽自己的话,装作练习作文装的有模有样;或有时两人会比赛谁先做完题目、谁的正确率更高些,赢的人也不能得到什么,也就顶多雷狮会在隔天上学时发现桌上放了一包糖果及提神饮料,或是安迷修会在当天宵夜时间会收到来自出门撸串的雷狮的外送──香喷喷的烤鸡翅。

和平的日子过久了使人感到安逸,两个人不再打架之后意外的很投机。他们不约而同地发现对方和自己的观点充满冲突,一个放荡不羁又狂傲,另一个沉着内敛又谦虚,但凑在一起又有很多话可以聊了。他们就像是天秤的两端,有着全然不一样的本质却又能在一个秤上找到平衡点,安然共存。


后来两人大学终于是分开了,而且距离还挺远,一个北一个南,不过安迷修隐隐约约知道雷狮是为了住外宿、为了跟家裡做对,才故意填离家裡那么远的学校。

各奔东西之后没了可以吵架的存在,身边顿时变得有些安静过头。大学生活开始好几个月的某天个寒冷的夜裡,雷狮在一片黑暗中滑开了手机的锁屏,宿舍室友如雷的鼾声吵得他睡不着又烦躁,才想来找点事做,就看见通讯软体上的安迷修显示在线。

虽然高中毕业时拿到了他的号,但从那之后两人几乎是断了联繫,不过现下既然看见了,雷狮当然是没打算放过这个机会骚扰一下安迷修的。他勾起嘴角,心情瞬间愉快了几分,就连吵闹的鼾声在他耳裡也小了不少,于是他想了想,发了一条讯息给对方。

00:25 雷大爷:嘿,傻子安迷修,你这时间还在线上干嘛?

00:26 安迷修:雷狮?你还醒着啊。

00:26 安迷修:方才班上出去聚餐,有个同班的小姐喝醉了,同学们看她一个人在路上不太安全叫我送她,现在在车站陪她等车呢。

00:27 雷大爷:哈,这不是挺好的吗,发挥你的骑士精神啊。

00:27 安迷修:等等。

00:27 雷大爷:嗯?

之后过了好一段时间对方都没有回应,正当雷狮猜测对方是不是掉进路边的水沟中,打算来好好嘲讽一番时,安迷修才慢慢打出一句。

00:39 安迷修:雷狮,我刚刚好像被告白了。

雷狮不小心把手上的手机摔了出去。

有没有搞错,他雷狮都还没收到告白,那个傻逼安迷修居然!?在吃惊之馀他还感到了一点点的不悦,至于不悦是哪来的他也没去深究,先回了讯息。

00:40 雷大爷:你没掉进水沟撞到头吧安迷修?

00:40 安迷修:别闹。

00:41 安迷修:小姐哭得很伤心,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办。

00:41 雷大爷:你拒绝了??

00:42 安迷修:是,我认识小姐还不够久,我认为我们还没能发展成那种关係。况且……

00:42 雷大爷:所以认识得够久你就会答应了吗,那像我跟你告白你会答应吗傻子。

起初雷狮只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情打这话,目的也只是为了调侃而已,他当然知道安迷修不是这么肤浅的人,或许他只是想为他的拒绝找个站得住脚的理由。但是安迷修又突然不回话了,这使雷狮感到略为尴尬,好像自己说错了什么一样。他无聊的开始翻起了上头的对话纪录,并顿时感觉自己说的话还真的蛮蠢的。

哈,跟安迷修告白吗?自己又不是个gay。

他试着想像那样子的场景,或许是在他们都还在高中的时候,他坐在位置上抬头看向隔壁的安迷修,窗外的阳光会打在他柔顺的棕色头髮上、以及好看的蓝绿色眼珠子裡,修长的手指握着笔杆刷刷刷地抄着笔记。注意到他的视线之后安迷修会转过头来,眼睛裡映着他的倒影,或是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或是对他露出一个温暖又可爱的微笑──

……............

雷狮突然觉得,好像没什么不可以的。于是他拿起手机,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便看见了上面的未读讯息。

00:47 安迷修:如果是像你这么久的朋友,说不定真的可以吧。

操,算了弯了就弯了吧,gay就gay吧。

00:49 雷大爷:呵,安迷修你等着。 

00:49 雷大爷:还有,很晚了快回去,路上小心点。

00:49 安迷修:……???


隔年大二,安迷修就在自己的大学看到了雷狮的身影,起初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后来发现是对方真的考试转学到自己的大学了。雷狮显然也注意到了他,插着口袋坏笑着朝他走来。”安迷修,好久不见啊。”

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这次再重逢,雷狮的态度有些不一样了,像是话裡行间感觉变得更加複杂,似乎隐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但他却说不出个所以然,还以为雷狮是想像高三之前的时光找他麻烦,所以大二那年他们又断断续续打了不少架,打到这个学年都快结束了,某次被痛揍了一拳的雷狮一时气的没忍住,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大喊”傻子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在追你啊”的时候,安迷修才恍然大悟。

噢,原来他是在追我。

爱情也是种很奇妙的东西,不提它的时候就不会想到它,但是一把它放到檯面上来它就像个小太阳,无时无刻不断发出光亮,刺入你眼中,想不注意都不行。

自从雷狮跟他摊牌之后安迷修感觉那股和平又回到了他们两个人之间。或许是意识在作祟,本来安迷修认为处处是针对的行为,现在也可以解读成或许他只是想要博取自己的注意……腹诽了一下自己受到恋爱影响的脑子,他最后还是选择包容雷狮这样的行为。

安迷修当然没有意识到这是自己接受的第一步,但是雷狮注意到了。他挺满意自己的成果,至少这个榆木脑袋终于开窍了,他不用再过着一句调情换一顿架的生活,相反的,安迷修知道他那些恶言恶语之下隐藏的心意之后常常会手足无措的不知道怎么反应,不管是染上浅红的脸颊还是变得结巴的语气都是雷狮的最爱。

都说打铁要趁热,于是雷狮就打算一鼓作气直冲本垒。然而当他在放学后空无一人的教室扯着安迷修的领带、把他压在课桌上亲吻时,换来的却是一个拳头。

或许是一时习惯了两人之间和平相处的模式,雷狮这拳还真是被打的毫无防备。

“卧操,安迷修你干啥……”话还没说完,他就自发的停下来。眼前的人几乎整张脸连同耳尖都涨成了晚霞般的红,睁大的蓝绿色眼中充满惊讶以及一些些绮靡的水色,领带因为刚刚的拉扯乱套,而好看的手则像是反射性保护自己一样轻抵在了唇前,遮挡住大半风光。

“你、”

“恶dang你这个流氓!”

“啊?”

“谈恋爱的步骤你听过没有!”

“……啊?”

最后在安迷修丢下他跑出教室之后,雷狮还是没搞懂安迷修所谓”谈恋爱的步骤”,他只觉得这样的安迷修实在可爱。


大二的暑假他总算正式表白并且跟安迷修开始交往,之前一不给抱二不给亲的安迷修也慢慢开始习惯他的骚扰,两人又像沉淀一样稳定下来。而在大学毕业时雷狮同时向安迷修求了婚,成了同学间最早成婚的那一批。之前大一时和安迷修告白搞得哭哭啼啼的小姐也找到了对象,婚礼上她抱怨的嫌弃安迷修和雷狮这是把好男人都内部消化掉了,惹得大家大笑。




然后现在安迷修第三次跟他闹离婚。

“好啦,手续完成囉,从现在开始你们已经解除婚约关係啦。”凯莉拿着办妥的文件走回前檯,发现两人身上似乎又多挂了不少彩──其中安迷修的脸色似乎泛着不正常的潮红,而雷狮虽然增添了新的伤口,却是笑的一脸惬意。

聪明如她当然是选择不多过问了,况且,她也不是特别想知道到底发生了甚么事。”现在开始你们又是单身啦,也可以合法地去寻找人生第四春喔。”

“谢啦,小丫头。”不同于刚来的时候,这次来和凯莉谈话的人变成了雷狮,安迷修则是在后头用带有十足埋怨的眼神瞪向雷狮。

彷彿是感受到了身后的视线,雷狮笑得更加愉悦。

”对了,小丫头,能给我一张空白的结婚证书吗?”


<End>




梗出自于群聊

发生了什么就自行脑补吧,当然也有可能什么都没发生(你#

写着写着感觉有点”每天回家都看到老婆在装死”的fu(?)或许打架是他们重燃激情最棒的手段吧23333顺便套一句群裡的太太说的话,”不以分手为前提的吵架都是秀恩爱,虽然他们是闹离婚,还是秀恩爱(”

这可能是个比较难懂的情趣(O

啊下次我一定要从他们已经开始谈恋爱的时候写……妈呀相爱过程太难写啦


本来只是打算摸一张雷狮练习,结果朋友问我要不要再画一张安哥当对贴

然后就多生了一张安哥,明明画的比较认真却感觉没有雷狮那张好看((伤心

安哥向光,雷狮背光,偷偷表现一下我理想中这两个人的对立关係(?)立场(?)......总之就是那样hhhh(哪样#

我已经不会画骨架啦,挑剔拜託小力点Orz


私心雷安


【雷安】私奔

架空宗教pa,神职人员安哥

角色是官方爸爸的,OOC是我的……唉第一次写感觉会很多OOC

在学校时没好好读书,所以有什麽地方写错还请包容(你

没有什麽文笔可言了,就图个自爽,大家若能看得开心就好啦!!


没有车,完全没有!!

我真的不知道怎麽被屏蔽的(一脸懵



安兔兔雷猫猫paro

雷狮本来是家养猫,但是后来逃出来了,现在是野猫,兴趣是猎兔(?)我上网查资料发现猫咪会吃兔子之后整个脑洞大开XDDD

安哥本来就是住在森林里的野兔,一直过着悠闲的生活,而最近的烦恼是新来到森林的雷喵海盗团(?)。

还看到一段资料写说"家猫不缺食物, 但仍会凭本能狩猎, 只是不一定吃进去。 不过这也看个性, 有的猫十分醉心于狩猎的成就感, 有的比较没兴趣。 "

以后应该还会做更多详细的设定!!希望这个pa还能有后续XDD
-

这两张本来打算晚一些发的,想说等较完整的设定出来再发

但是我想净化一下CPtag,所以就提前发了

只希望大家吃雷安的时候都能开开心心的......

大家辛苦了,真的